陌.

今天开始做魔王第二章:是梦吗

  李明正在睡梦中:zzzzzzzzzz。他……做了一个梦:梦中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突然一到紫光划破了这片漆黑,只见周围硝烟弥漫看来是经历了一场战争的样子。在这片硝烟前,有一个人屹立在那里。这时,硝烟逐渐散开了,李明看清了前面的那个男人;紫色的长发飘逸在空中,一身盔甲以及一把伤痕累累的剑。那个男人转过头向身后看了看,而李明便与他四目相对。那个男人深红色的眼眸仿佛可以将你吞没,眼睛里掩盖不住的轻视和自我的高傲,李明顺这着他的眼神望去。几个穿着白与金相接和的衣服,那个男人走了过来而他竟然穿过了李明的身体向那个人的方向一瘸一拐走去。看他的样子是受过了伤,他慢慢地向几个人走去,他对那几个人说:“哼!没想到我这个魔王竟然会落到这般田地,真是有趣!”李明一听到魔王二字身体就突然有了一种很强烈的感觉,他呐呐自语道:“魔王?我这是穿越了?而且身体刚才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儿?”那个自称魔王的男人冷笑了一声说:“哼!你们这群天使来这儿干嘛?是来看看我魔族除我以及还谁没死吗?如果你们是来打架的……这能力我可还是有的呢!”天使A说道:“魔王以你现在的能力与我们对抗简直以卵击石!”“呵!那又怎样!”魔王不甘示弱地说道,还……还好我已经将阿塔尔●南尔森送到人间了,这样他便可免于一死而且我一会儿会将我所有的能力一起降到人间,这样才能是魔族不灭亡啊!阿塔尔拜托你找到那个继承我力量的人,因为这是魔族最后的希望了啊!魔王仿佛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决心在心里说道,而这话也在李明的头脑中萦绕着,他不知怎了向身后那片战场看了看,这时身边的那种感觉越发强烈了!“不错!魔王我们就是将你带回的。”天使B一正言辞说道,“而且我们听说魔族中有个叫阿塔尔●南尔森的人是你的得力部下,不过在那堆尸首中为什么我们没有发现他?”天使C追问道。“哼!有事就到天上去说,如果打了起来我怕你们脏了我的魔族!”魔王说道。我去!这是打架吗?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魔王和天使打架的,不行我要去看看!李明在心里自语道。
  天上,魔王与天使们对立着站着。天使A说道:“你们魔族作恶多端,要不是我们天使长善良……不然还能留你们到今日!天使长一次又一次地给你们机会,而你们呢?却屡教不改不仅将天使长打伤,而且还伤及我们天界众多同胞……你要……”还没等天使A讲完,魔王一个回旋踢就将天使A打倒在一旁:“咳……你……这家伙……咳……”“罗嗦死了……都要死了说那么多干什么!”说完魔王便给天使A一致命一击………
  “啊!”只听一声惨叫天使A便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魔王……你!我跟你拼了!”说罢天使C便向魔王跑去……
  “唉!不长脑子…”一道银光天使C便化成了尘埃随着风飘走了,魔王不屑地看着天使B:“哎呀~还有一个没处理啊……嘿!”说完魔王便向天使B攻击去……但是呢~天使B却很灵巧地躲过了不过他头上所戴的帽子却击落了……
  “这……”魔王很惊讶地看着天使B……金黄色的卷发直披肩头清秀的五官但唯一格格不入的是她眼中流露出的坚毅和不服输仿佛在说着,我才不会被你打败呢!我要杀了你类似的话语。“哼!什么嘛,一个女孩子啊!”魔王走近天使B揉了揉天使B的卷发说着,“别碰我,你这恶心的恶魔!”天使B气愤地说道并推开了魔王,魔王原本有兴趣的眼神又变成杀缪,“小卷毛!回去告诉你们的…哎?那是谁来着……咝…天使长对吧…对天使长别打着什么善良、正义、仁慈的名号做一些恶心的事…哼!”“天使长才不是你说得那种人呢!而且我不叫什么小卷毛我叫乐雅知道嘛!”天使B反驳道,“是吗,乐雅啊!”魔王呐呐自语道…“废话少说,来战吧!”乐雅说道:“我要为杀去的同胞报仇!"“抱歉,没心情!而且我不打女人!”魔王鄙夷地说道:“还有啊!你个女孩子要温柔一些不然小心以后嫁不出去啊!”
  “你!”还没等乐雅反应过来魔王便从天界上跳了下去…“这…你别以为你跳下去就好办了,告诉你我乐雅会一直跟着你的直到把你抓回为止…”说罢乐雅纵身一跃便跟着魔王下来了,魔王转身一看:哎呀,这不是刚才的小卷毛吗,唉!真是的不能让她坏事;虽说我要将我的力量带到人间但我也要认可他啊,唉…只能这样了……
  这时只见一道紫光照耀在天空中,“这…这是什么?”还在上端的乐雅看到了这一切,忽然一团紫色的球体向下飞去…而魔王却…不见了…
  “ 啊…哈~什么啊是梦啊!”李明躺在床上说道:“哎?我眼前的白色的是什么啊,而且还有味道……好臭啊!”李明被这臭气吓醒坐在床上。一看那个臭东东…原是他自己的臭袜子,“呦呵!醒了啊”李优夏站在一旁板着脸对李明说道,“优夏,你怎么在这啊?”“老妈让我叫你起床!”李优夏很艰难地从嘴里挤出几个字:“我先出去了,你穿好衣服后出来。对了,你的鞋已经正常了!”
  李优夏走后,李明一人躺在床上想,奇怪刚才的梦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李明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奇怪为什么在刚才的梦里心脏会…有那种感觉……

今天开始做魔王!

  第一章:表白?!
清晨当阳光射进小屋,只听一阵穿衣声便从卧室中走出一位少年郎!那个少年乌黑色的短发配上一身校服乍一看就是一名三好学生的派头,黑色的眼睛显得有神,唯一不入的是眼框下的黑眼圈。那个少年三步化成两步向饭桌走去,借着自己手长的优势顺势便拿起一杯热牛奶便细细地品尝起来,这时在厨房的妈妈说了一嘴:“小二啊!早上好!”那个少年差点儿就要将一口老血一喷而出不满地说道:“老妈啊!能不老叫我“小二”吗?搞得我跟个跑堂的似的,还有啊,我有名字我叫李明!”唉!不知为何每次说完自己的名字后总有一种罪恶感,当年应用题中这名字害了多少人啊!所以现在大家都说小明不死数学不死,虽说自己不叫小明但这话听着还是怪怪的!“老妈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呗!管那么多干嘛!”闻声赶来了一位少女梳着一个单马尾辫清澈的眸子中闪着动人的光辉娇小的身材显得更加可爰。“原来是优夏啊!早上好!”李明对道李优夏说道,“你别叫我的名字!”李优夏冲着李明叫道,说完一个爆炒栗子便狠狠地落在了李明的头上。这时麻麻说了一句重要地话:“好了,优夏别闹了快来吃早饭吧!不然一会儿要凉了。”
  饭桌上,李明攥着一块无辜的面包想着:为毛自己的亲生妹妹:李优夏要对自己这么有偏见啊!亲生妹妹,亲生的啊!就算自己是从垃圾桶旁捡来的,也不带这么对待自己的啊!而且自己还不是,那。。。她也不是啊!唉,此时心中有千匹万匹草尼马神兽经过,自己都能求出自己的心理阴影面积了!李明向李优夏的方向看了看眼中只有一句说:“本是同根生,相煎相太急?”而李优夏却毫不领情将头转到了其他地方对麻麻说:“妈,我上学去了!”麻麻充满爰意地说“嗯,一路小心!”李明见到此情此景对麻麻也说:“妈!我走了!”麻麻又一次充满爱意地说:“一路小心!”李明对李优夏说:“要不,哥哥送你去吧!”李优夏淡淡地说:“好啊!”于是李明便屁颠儿屁颠儿地跟在李优夏身后,边走边想着:哼!臭小鬼让哥儿带你去装B带你去飞,这样我就能展现于我的男友力哦不!是哥哥力!哇咔咔,李明在头脑中脑补着各种画面!
  门口,李优夏已经换好了鞋,在一旁等着。李明很霸气地将鞋一脱……一脱……脱……我去!这鞋怎么脱不下来了?李优夏看着你不知该怎么将鞋下的囧样说:“早知道你会这样,于是我在你醒来之前在你鞋上涂上了502胶,唉!这一涂将我一管儿都用完,你看我对你多好你不应该谢谢我吗?”“谢谢,我真的太感谢你了!不对呀,我睡觉时你进来的那我怎么没听见啊!”李明不满地说道。李优夏重重地拍了拍李明的肩头说:“你知道吗?你睡觉时和死人是没有区别的,我先走了!至于这胶……你自己就自求多福吧!”李明望着李优夏离开的背影你有一种淡淡的忧伤!不过忧伤归忧伤,眼下最应该解决的是。。。这胶该怎么整下去啊!“老娘!快找东西把我鞋上的胶弄掉……”李明大喊道,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一个妹妹啊,李明在心里默默地说道──
  李明冲出家门,向学校的方向跑去!不料………“喂!前面收摊的大婶快让开啊!”李明冲着前面的一个卖鸡蛋小贩大喊道!突然duang 的一声李明与前面的那一位大婶相撞,李明站了起来说:“抱歉,我太急了!”只见小贩所卖的鸡蛋碎了一地,李明拿出身上的零花钱对小贩说:“这是我这个月的零用钱来赔你的鸡蛋好吗?”还没等小贩回答李明便把钱放在了小贩手中,李明向前跑去边跑边想:妈的,千万别再撞倒人了!只见前面有个买煎饼果子的少年,“大哥,快让开!”李明冲着前面的少年大喊道。又duang 的一声李明又于一人相撞,撞倒在地,在倒之前女李明看清了那位少年的面容:清秀的面孔上镶嵌着如同宝石般的棕瞳,乌黑色的短发,耳朵上还戴着耳机难怪没听到我说话,身着一身与他瞳色相接近棕色校服,这不就是自己所处学校的校服吗?看来是本校生啊!而且身上还散发着一种很好闻的味道。这般相貌不仅女生看了会心动,就连你个男孩子也有了几分爱慕,喂!自己是个男生居然看个同性都能看得入迷;传出去你还怎么做人!不过,不知为什么在那个人身上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可能在哪儿见过吧!李明也没多想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说道:“不好意思,我太赶没注意到你,你。。。没事吧?”那个少年用磁性的声音对李明说:“没事!”李明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好,看你的校服应该远德高校的同学吧!”那个少年点了点头,李明向前走去,刚好于那个少年擦肩而过。那个少年愣了愣,突然拍住了李明的肩说道:“刚撞完就想跑,你。。。可要对我负责啊!”“大哥,我只是撞了你一下我可没对你做什么其它事。。。咱俩是清白的!”李明惊恐地说道。“想到哪儿去了!名字 你的名字。”那个少年说道,“李明!”李明介绍着自己,“噗!你是数学题吗?”那个少年笑了一声说道。“你才是数学题你全家都是数学题。”李明反驳地说道向前走去;“喂!我叫白海越,记住了!”白海越说道,李明只是简单地“哦!”了一声,看了看手表说:“靠,快迟到了,喂!我先走了!”说完便向学校跑去,只剩白海越街边,“是他吗?”白海越喃喃自语道。
  学校中,每班都在上交假期作业。李明满头黑线地说:“妈的,我千算万算,度过了重重“劫难”却忘带作业了,我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眼看要到俺了肿么办?”就在李明一头雾水之际,响起了一阵敲门声。“你好!请问李明同学在吗?”你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看是他──“白……白海越?”李明疑惑地说道,白海越笑了笑说:“李明同学,你的作业!”说完便将手中的本递给了你,奇怪我明明没带啊,怎么会在他哪儿?李明疑惑地想到。哼!只是变出一份作业罢了,我这点儿魔力还是有的,白海越在心里说道,“另外……我……”这时白海越捧出了一束鲜花在李明面前单膝下跪地说道:“我喜欢你,我们结婚吧,哦不……是交往!”教室一遍沉静之后白海越在学校的亲友团们,仿佛有顺风耳一样听到了就马上赶来。同学A说:“李明,性别:男,毫无恋爱记录,属性:炮灰,级别:0。白海越,性别:男,虽没有恋爱经历但是校草,属性:校草,级别:10,顺势说一声10为满,这……你们都能在一起奇迹啊!”“谁要和他在一起啊!”李明大叫道,说完李明向白海越的方向看,其实长得还挺帅的!喂,你看好对方是个爷们儿啊!李明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说道:“我是个男的,你也是!”白海越很不在乎地说:“我知道!”“你知道。。。你还。。。。”李明不解地说:“你是脑残吗?”突然,李明感觉自己身后好像万箭穿心般的感觉,回头一看白海越的亲友团正看着自己。一个身材魁梧的。。。女子攥着李明的衣领说:“你什么意思!竟然敢说我们的白海越大人是脑残,你才是吧!”“大哥!不是,大姐你。。。先放开我呗!”李明说道,“竟然。。。说人家是男生,你。。。讨厌!”听到这话那个女生哭着说道。白海越走了过来拍了拍李明的肩头说:“唉,你别介意啊,我。。。是不会嫌弃你的!”“我去的吧!”李明无奈地说道,突然铃声打响了结束了这场闹剧。
  课堂上,李明还哪有精力听课啊,这一天一路溜号儿带睡觉的度过了。好在开学第一天老师们也不会管太严,不然要像平常早就被滚出教室了。
  回到家,李明便一头扎进了房间。麻麻问道:“小二,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啊?”“妈,我没事”李明无力地说道:“还有别叫我小二啊!”李明躺在床上想着:今天这是怎么了,早上被优夏整也就算了,怎么还遇到了脑残啊!不过脑残归脑残,人长得还不错而且我也没有回复他,我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啊?想哪儿去了李明,记住你是直的,对直的!希望明天别再这么背了, 经过了一天的洗礼李明的HP值早已负0,怀着这样的心情就进入了梦乡!
  (作者君来冒个泡:“希望大家可以给我一些评论和意见,我就可以改正文文的不足了,谢谢哦!”)